本月热词:

栏目分类
热门小说推荐文章推荐

首页 > 小说推荐 > INTRODUCE

玄霄煞仙

2017-05-15 11:17 作者: 来源: 浏览: 我要评论 (条) 字号:

摘要:修真路漫长,长生更难得。一个卑微的奴仆之子,怀揣着最初的梦想,一步一个脚印的行走在修行的道路上。 莫人语:仙若拦我,我便斩了那仙;魔若阻我,我便屠了那魔!

  

第一章:少年的夙愿
清晨,白雾笼罩了整个繁华的云阳郡,朦胧胧的,模糊了人的视线。

温家别院,云阳郡三大家族之首的温家旁系子弟居住的地方。整个别院占地近千亩,其内万象百态,俯仰之间随处可见各种外间难以寻觅的奇花异草,堪称云阳郡内除了温家本家所在外最为繁华的宅邸。
千百年前,温家当代家主的胞弟温厉乃是东域大陆齐天道宗的十大真传弟子之一,虽然其后来在执行一次宗门任务的时候不幸陨落,但就算如此,千年之后的温家凭借着温厉所留下的人脉与势力依然拥有着非凡的地位,为世俗人所敬畏!

 呼!呼!

 一声声剧烈的呼气之声从别院内一处偏远的宅院中传了出来,随着声音将视线投放过去,只见位于宅院西南角落处的演武场内二十余名温家子弟各个整齐划列,行云流水般演练着温家的祖传拳法。拳掌出落间,劲风呼啸,每一招每一式都牵动着身体的各块肌肉,发出凌厉迫人的攻势。

 院落的角落处,靠墙的一座假山群中,一双躲在黑暗中的眼睛正偷偷的看着温家子弟们的招式动作。

“修炼一途,乃逆天而行,窃夺阴阳造化。而武学共有三大境界,分别为力境,气镜,元境。”

 院落正前方的蒲团上,一身灰色长袍的温家执教正在进行着例行的训话。其雄浑粗犷的男声在狭小的院落中宛若洪钟大吕,带着一股摄人心神的威势。

 随着训话的开始,温家子弟们都纷纷停止了自己的动作,笔挺的站立在一起,听着执教的训话。

 躲在黑暗中的凌暮也竖起了耳朵,认真地听着训话。

 “你们中可有人知道元境过后又是何境界?”训话的末尾,执教向场中子弟们问道。

 众弟子摇头,无人知道达到武道极限的元境后还有什么境界,那已然不是寻常世家子弟所能接触到的境界。

 “元境过后乃是令人神往的神通秘境,武道一途无论你修炼到何种地步都无法破碎虚空,翱翔天地。只有脱去肉身的束缚,修得神通之境,才能真正的笑傲天下,位比王侯,更可增寿数百,享尽荣华!”

 “破碎虚空,翱翔于天地……”

 蜷缩在假山阴影中的凌暮呢喃低语着,眼中充满了向往的色彩!

 “执教大人,敢问何为神通秘境?”一名身材欣长的温家子弟抱拳问道。

 “神通秘境,便是打破了常人所熟知的世界!于丹田气海之中幻化出神通种子,借以喷吐水火,颠倒阴阳,掌握种种不可思议的奇妙伟力。”

 执教在说话之间,眼神之中也不免流露出了几分向往的神色:“只有做到常人所无法想像的事情,才算神通。也只有踏足神通秘境,你们才能在本家的传世族谱中留下属于自己的名讳,成为笑傲一方的强者。”

 不到半个时辰,通过执教的讲解凌暮已经初步明白了力境的修炼。

 力境又称淬体境,乃是修行之路上的第一个境界。通过练习各种各样的招式及用劲的法门,充分的锻炼身体的各个部位,并在需要之时爆发出超乎常人的力量。而力境如若修炼到极限,则整个身体便仿若一只训练有素的军队,在运力调动之下能够让自身身体到达一种常人所不能到达的坚硬程度,寻常的刀枪棍棒皆不能伤其身。

 “力境极限,虽说尚算不上一号人物,但脱离奴仆的身份想来却是足够了。”凌暮匍匐着身体,十四岁尚显稚嫩的脸庞上带着一抹坚毅。

 “执教大人您现在是什么境界啊?”温家子弟中一名年仅十二三的少年充满着好奇的望着执教道。

 在场中少年们满含期待的眼神中,执教轻轻地摇了摇头,带着一丝无奈的说道。

 “修炼一途多艰险,远不是你们这些小娃想象中的那么简单,不要觉得自己随意便能修成神通秘境。那样的人物便是本家族谱上所记载的也不过一掌之数!而我,修行二十余载,也不过才堪堪到达气境罢了。”

 顿了顿,执教的脸上带着几分苦涩几分颓然的说道:“虽说有些打击人,但我还是要奉劝你们一句:修行之人切不可做一些遥不可及的幻想,脚踏实地一步一步的修炼才是正道!”

 执教的话仿若一盆冷水般浇熄了少年们雀跃的心,一时间,院落里静寂的有点吓人。

 自古以来,修行皆讲求财侣法地,而在场的少年们虽说都为温家的旁系子弟,家境远比寻常人家来得殷实,却也很难负担得起漫漫修行之路上所需要的资源。

 黑暗的角落中,凌暮摸了摸自己衣兜中的这个月月俸,内心不由叹息道:“就这三两银子如何够修行所需要的营养?看来以后得需要另外想想办法才行了。”

 在训话完毕后执教便开始教导温家少年们修行温家祖传的龙象拳。凌暮自然不会放过这样难得机会,立马丢掉刚才心中的那点失意,目不转睛地偷看着……

 “糟糕!二小姐吩咐早训后将“黑炭”带到演武场外来等她的。该死的,怎么把这事给忘了!”

想到这里,前一刻还沉浸在武学讲解中的凌暮再也没有心思偷听下去,悄悄地爬行到假山后一处被杂草笼盖的地方。拨开草,一个窄小的狗洞显现了出来,伸出头,小心的观望了一下后,便飞快地从洞中钻出了院落。

 来不及整理身上的杂草与泥渍,凌暮整个人便如矫兔一般向马场的方向飞奔而去。

 凌暮是温家的一名小奴,而且属于那种世世代代都要为温家服务的世奴。正如凌暮的祖父、父亲皆是为温家养马的一样,凌暮在温家要干的事情也是养马,为温家二小姐温如意豢养一匹名马“乌骓”,也就是凌暮口中的黑炭。

 从温家马厩中将二小姐温如意的心爱之物“乌骓”牵引出。

 “乌骓乖,这就带你去找主人好不好?”

轻柔的抚摸了一下“乌骓”头顶的那束血红色毛发,旋即便将“乌骓”向演武场的方向牵引而去。

“踏、踏、踏……”

 当凌暮匆匆忙忙地牵着马走到习练院前的时候,就看见了自己豢养的那匹“乌骓”的主人正板着一张小脸,怀抱一把精鞘长剑傲然卓立着。

 少女的身旁,几名骑在一看便是名马上的少年男女,正带着一丝莫名笑意看向凌暮这边。

 “凌暮,你好大的胆子,小姐吩咐给你的任务竟然敢如此不尽心!小姐的时间是你这个小奴能耽搁的吗?”看到凌暮出现,少女身后一个丫鬟打扮的女子匆匆忙忙的跑了出来,对着凌暮训斥道。

 “还不快去给小姐跪下,向小姐请罪!”

 “巧巧姐,我早上闹肚子……”凌暮低着头支支吾吾的,声音略显颤抖。

 “闹肚子就能耽搁主人的事情吗?难道你的父辈没有教过你如何做奴才吗?不知道主人交代下来的事情比你的命还重要吗!”骑在马上的一名身穿黑色劲装的少年向二小姐温如意所在的地方瞥了一眼,旋即讥诮道。

 凌暮颤抖着自己的身体,沉默了好一会后才微微抬起头来瞧了一眼二小姐的神色。

 “你就是养马的那人?”二小姐走到凌暮身边,接过了他手中的缰绳,翻身上马后,居高临下的问道。
扑通!

 温巧巧身旁与其一起随身伺候二小姐的另一个丫鬟一脚踹在凌暮的腿弯处。

 “跪好,好好回二小姐的话!”丫鬟冷冷的道。

 “小人就是养马的凌暮,今天早上……”凌暮低着头,凌乱的额前碎发遮挡住了他的面容。

 “行了,我没时间听你的解释!”温如意平静却又带着令人无法回绝的威势说道:“身为奴仆,就得有身为奴仆的意识,不管你今天早上有什么原因,你没有完成我交给你的任务都是事实,所以,便罚你三十鞭刑吧。”

 “小人明白了,谢二小姐宽宏大量!小人以后一定尽心竭力的为二小姐养马,以谢二小姐今日饶恕小人失职罪责的恩情。”稍楞了一下后,凌暮头如捣蒜,深深地叩在习练院前坚硬的地砖上。

 “好了,咱们走吧,不要为了一个小奴而错过了父亲大人他们围猎的时辰!”温如意对着其他几名少年男女挥了挥手,便调转马身,一骑绝尘而去。

 “二姐还是太仁慈了啊,要是我的奴仆……”身穿黑衣的少年摇摇头,似乎对于温如意的处置方式颇有意见。

 “行了,快点走吧,别真把围猎错过了!”少年们嬉闹着,也渐渐远去了。

 温如意等一干人离去后,演武场的门口便冷清了下来。各家的奴仆都回到了自己的工作上,仅有凌暮一人犹自跪伏在冰冷的地砖上。

 一名年约十六七岁的梳着丫鬟头的少女,一脸兴奋的拿着一根由猛兽筋腱制成的黑色长鞭向凌暮走了过来。

啪!啪!啪!……

 长鞭每一次挥下,便有一声剧烈的空气爆鸣!每一鞭,撕心裂肺的痛感都是如此的强烈!此时的凌暮只感觉自己浑身的骨肉都快被抽离散架了,大脑中一种快要昏厥的模糊感传遍全身,紧咬着的唇齿间一缕殷红的血迹渐渐逸散。

 啪!

 三十鞭停,凌暮已然瘫软在地上,昏厥了过去。后背上打满补丁的衣服早已破碎,丝丝缕缕的夹杂着鲜血以及几许清晰可见的血肉!

 “这是二小姐吩咐的,你可不要怪我哦!”少女收起长鞭,擦拭掉其上的血迹碎肉后,对着昏厥过去的凌暮吐了吐舌头,娇俏极了!

 将长鞭收好后,少女从自己的怀中拿出了一瓶金疮药,满怀不舍的看了好一会,最终还是放到了凌暮的身前。

 “呐,傻小子,看在你刚才表现的还算硬气的份上,这瓶金疮药本姑娘就送给你了!这小小的一瓶药可就相当于你半个月的月俸呢!”少女也不管凌暮已然昏厥过去,自顾自地说道。

 “啊,好久都没有这么痛快过了!傻小子,你可一定要好起来,不然本姑娘难得的一番好意可就白白浪费了呢。”初升的朝阳下,少女舒展着宛若含苞的身体,伸了一个大大地懒腰。

 将金疮药扔到凌暮身前的地砖上后,少女便旋即转身轻快地离去了,看着似乎颇为高兴的样子。或许是内心压抑的情感得到了发泄吧!

 皎月悬空,繁星点点。

 “咳咳……”

 美好得让人迷离的夜空下,凌暮悠悠转醒过来。感受着源自后背上火辣辣的疼痛,不由得自嘲一笑:打了人又给金疮药?这算什么啊?难道在她的眼中,我们就这么低贱吗?会因为这一瓶金疮药而对她感恩戴德吗?真是天真的上位者呢!

 “苍天在上,我凌暮以此生起誓:今日的之辱,他日定当百倍奉还给温家!”凌暮勉力支撑起身子,侧身遥望着无尽的星河,缓慢却又无比坚定地呢喃道。纤长的手指深深地嵌进了地砖的缝隙之间,鲜血淋漓。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