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热词:

栏目分类
热门散文随笔文章推荐

首页 > 散文随笔 > INTRODUCE

兴义小记(一)

2017-05-15 11:20 作者: 来源: 浏览: 我要评论 (条) 字号:

摘要:兴义小记(一) ——若人(一)二至兴义第一次去兴义已时隔两年,我犹记得貌似是二零一五年的春天,我和阿呆一道打工归来,那年寒假我俩结伴去了惠州,只为挣几块零用钱(又好

  

兴义小记(一)
——若人

(一)二至兴义
第一次去兴义已时隔两年,我犹记得貌似是二零一五年的春天,我和阿呆一道打工归来,那年寒假我俩结伴去了惠州,只为挣几块零用钱(又好像不是春天,反正就是同一年,不是春天就是秋天,应该是春天,因为马岭河大峡谷里的瀑布还不是很激动,峡谷里的芭蕉叶也青绿得很。姑且不说了)。

那真是一次愉快的邂逅。那个时候,阿呆还不没泡到妹子,我也还没发展到大腹便便的囧样,但我俩都还很穷,一如今日之穷。那个时候,阿呆专门带我逛巷子,他们学校附近的小巷子,里面不生长红娘秋娘之类的,凉粉凉皮倒是很能勾住我的胃,乌江片片鱼辣得很,价格尚且承受得起,我俩尚且消费得起。到了晚上,我俩就挤在一张孱弱的小床上,吃辣条写情诗什么的,开心极了。

在小旅馆中,我经常率先洗澡,阿呆排后,他的洗澡有些婆婆妈妈,起码要费时二十到三十分钟,堪比隔壁三十岁的老妈子,他则嘲讽我洗得马马虎虎,洗不干净,搞笑的是,我就跟他睡一起。

那个时候,我俩都是学生,他至今还是学生,因为手里有学生证,景区门票一般都是二分之一折,加上他日夜在我耳边吹嘘的“地球最美的伤痕”——马岭河大峡谷,若不去我就成了乌龟老爷也不屑指认的龟孙子。说去就去,拍了很多自以为可以大炫天下的照片,看了一百多条飞流直下零点三千尺的秀气瀑布,遇见了一个姑娘,纯情的姑娘单纯得年芳九岁左右,我至今还留着同她秀下的照片,我至今还记得清清楚楚她的剪刀手,那个时候,我真的仅仅是强壮,我笑得如花似玉笑得天真烂漫,如果你不信,我跟你赌一块大钱。

那个时候,我即兴赋诗一首,关于称赞马岭河大峡谷的,写的非常棒,就连我看来是二十一世纪最具潜力的伟大作家兼诗人的阿呆也转发了,心里的美滋滋大可不必说。

2017年贵州省公务员笔试考试结束后,我和老胡一起杀到兴义,只为那梦中朝思暮想的神奇万峰林,如果万峰林没有生长发育在贵州省兴义市,老胡绝对不会去兴义,至少不会与我同道,没有吸引他的美景或美人的地方,就算周公吐哺他也不去。第一次到兴义时,由于时间仓促,我没能亲眼瞧瞧万峰林的真容,后来我才知道,那真是遗憾,就像三十八岁的老处男错过了苏小小的宽衣解带,你别想歪,人家是洗澡。

兴义市的火车真不给面子,兜兜转转一个晚上,第二天早上才挪到兴义市的屁股上,阿呆和他的女朋友在租房里等得焦头烂额,只差没擦出火花。

“你们在兴义市五小下车,我来接你们。”阿呆先生如是说。事先可说好的,我去兴义,他女友就得下厨,做好吃的款待我。之所以转道兴义,还有另外一个令人激动的原因,找他打篮球去,如果可以,盖帽、抢断都行,只要开心就好。

在五小下车后,阿呆正在爬坡,头钻出来的时候,他笑得酷似一枚二百五,那个真诚那份憨厚还是当年的味,发型倒是换了一个,听说是他女朋友的懿旨,他不可不听,这是十佳好男人应具备的一项闪光点。

匆匆忙忙跟着他的屁股走,钻进小巷子,爬上楼梯,他的女友倚门而立,春萍是要学习古代的女子吗,然而,脸蛋红红出卖了她,又圆又红外加秀气,又是一枚小女人。

他两口子下午还有课,那就走吧,反正电饭煲里有饭,饭桌上白瓷碗里有青菜,钥匙已在我手,吃完睡觉觉,舒坦的开始。

老胡比我年长几岁,人间的繁文缛节学得比我多,前怕狼后怕虎,担心这个担心那个,其实大可不必。我和阿呆,七八年的友谊,哪怕我在他家里翻箱倒柜,只要不侵犯到他女朋友的内裤,我都好意思,因为睡过同一张床,吃过同一包辣条,拥抱过,也有过脸红脖子粗,这些就够了,不是吗?

(二)奇葩老胡
一碗炒蛋饭,青菜夹杂香菜,黄油看起来迷人,味道十足不错。老胡看了有些嫌弃,但是,我对自己的蛋炒饭信心十足,他终究吃得清澈见底。

饭毕,他嚷嚷着要去逛逛,要去就去吧,反正我不去,“你怎么这样?”我有一万个不去的理由,一则我要睡觉,剩下的是我有充裕的时间逛,何必非要强占旅途劳顿之后的片刻欣慰?

那么,我睡觉,他甩门而去。别说我不仗义,一万个理由我已统统告诉你。

大约一个小时后,他满载而归,笑得一发不可收拾,疑似陈圆圆瞟了他一点五眼,有一只眼睛因为角度问题,只可怜得瞟了一次。

门外墙壁下,老胡新买的拖鞋、洗脸盆、手帕、袜子、鞋垫,你说奇葩不奇葩。事后方知,被小杂货店老板娘坑得一无是处,仰头惊叹已来不及。这样的朋友,在金钱流行的今天也是可以多多益善的,每来一次就得心甘情愿地为你置办、添置家具,不乐何乐?你说他傻吧,他尚且知道一加一等于三,还知道那个老板娘长得着实不妖娆,只不过屁股因重力的追求而下垂了三点五厘米,斜视一眼,当年风骚依旧隐隐若现,吓退千军万马不在话下。

他的潇洒远不止这些。去超市买菜吧,非得狠狠地塞满两大塑料袋不停手,他的口头禅是:怕你吃不饱。去服装店买衣服吧,我还是乖乖地挑一两件丢进购物车,假装不是有意的,否则他就热情个不停,这一点着实让我们大开眼界。

老胡奇葩不断。去KTV嗨歌吧,我拉开嗓门成了麦霸,阿呆永不放弃赶超我的麦霸宝座,但是我要诚实的说一句:若人先生唱歌真不咋样。在唱歌这块,唯独老黄牛那八万里雄声不断才敢稍微与我相提并论,否则,谁跟我媲美我就跟他急。老胡尚且比不上黄牛吼声的我,他的观点是:我是去听歌的。

唱到晚上十一点时,濒临残疾的我们准备打道回府,因为阿呆家两口子还得回学校,谁叫我们霸占了人家开展鱼水之欢的场地呢!老胡再次施展奇葩大功,打死不走,叫我们先走,我和阿呆秘而不宣,“哦,懂了。”阿呆和我一致认为:有戏。

深夜一点四十许,他踏着轻快的步子出现在我的床边,为了证明他没去小树林,他特意拍了酒吧钢管舞的视频,他又去搞了两杯小酒,幸福得像是孔乙己误入红灯区。

(三)万峰林啊
进军万峰林那天,天色灰暗,阿呆逃了钢琴课。中午饭后,四人便迫不及待地冲向万峰林,最急的老胡。

观光万峰林最佳的交通方式不是徒步,景区方圆之大,道路漫长,骑自行车是绝大多数旅人的选择。我们一行四人也不例外。

万峰林景区的自行车行价钱合理得很,再怎么拮据的穷光蛋也能支付,十五块一整天,足以让你大饱眼福,足以使你精疲力尽。然而,天公不作美,租车骑行不到二十分钟,落雨了,雨势不小,阿呆我俩冲在前方,老胡和春萍断后,到避雨亭子时,她俩已成落汤鸡。

老胡强烈建议换车,换什么车,三轮有斗篷的电动车呗。说干就干,我深知阻止不了他,他也算得上纨绔子弟吧,瘦骨嶙峋的他骑不了多久的自行车。

连绵不断的山峦,一座一座拔出地面,远山青黑,植被葱郁,空气无比新鲜。山自有特色,万峰林的山和安顺的山仿佛是失散人间的两兄弟,模样雷同,均是昂首挺胸、不卑不亢的神气,不似别处的懦弱、卑躬屈膝。广西的山也是那个形态,我还不曾躬身去过广西。万峰林的山是竹笋,不知在多少万前就钻出地表,洋洋洒洒地站成今日之雄姿。

我们雨中前进,雨滴敲在斗篷上,清脆如珠落玉盘。老胡气盛情高,电动三轮车霎时成了他胯下的保时捷,保时捷是他今生的追求,他爱保时捷的心恰如恋恋不忘中学时代的初暗恋对象。阿呆两口子紧紧跟随其后,一车在手,阿呆也是一个嚣张的角色,他女票高居后座,手机快门声伴着清脆的笑声,弥漫空中,绿树笑盈盈,青瓦白墙温顺地退后,廊檐下的村民,朴素而温暖。

我在想,如果昔年的陶渊明误入万峰林,他的悠然见南山是否要改改,“采枇杷东篱边,悠然见千山。”

行到万佛寺,电动车靠边停。早在山那边,我的耳朵便隐隐听见了佛教的诵经声,深远而空明,沉静而空旷。雨停了,群山之间,白雾婀娜,似美人纱裙,壮观无比,令人陶醉。

万峰林的佛寺修建得天人合一,精妙至此。就山势而建佛寺倒也不新奇,有山的风景区,设计工匠们总是忘不了添庙修佛,为佛祖、观音、十八罗汉吸收了无数香火,真是虔诚至极的佛教信徒。然而,盲目的跟风,只会破坏了景区的独特性,安顺龙宫风景区就是一个典型例子,佛像修得乱七八糟,龙王一族啥时候和佛祖全家强强联合了,由此可见,旅游规划局吃干饭的可见一斑。

然而,万峰林的佛寺极其基础设施,修建得朴素而富有内蕴,佛像不在多,而在于精在于适可而止。数量超过一定界限时,难免雷同,缺乏新鲜感,缺乏创意,千篇一律的风景区大都是一次性交易,旅客看过一遍,绝不敢萌生二次之想法,所以,景区的门票实在昂贵,这让若人先生一类的穷文人没钱游山玩水。安顺龙宫风景区,门票一百五十块,除了划船值五十块外,我的一百大钞当是打水漂。所以,网友纷纷评论说:“贵州是不是穷疯了!”这句当是经典,游完龙宫之后,我想说一句:安顺是不是穷疯?令人欣慰的是,万峰林神奇景区居然免费,杜甫要是还活着,保证他也游得起。

万峰林之所以免收门票,无疑是相关部门的伟大功绩。景区并非一定要以盈利为目的,它理应成为当地居民陶冶情操、放松心弦的福地洞天,如果连当地居民都不肯放过,景区的社会娱乐功能不是要大打折扣了吗?这是当前旅游景区相关负责者应当深思熟虑的一大点。在这点上,安顺黄果树瀑布景区又做得令人安慰了些许,本地人半票。

观赏过万佛寺后,天色将晚,我们便原路返回,兴致勃勃,神采飞扬。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