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热词:

栏目分类
热门散文随笔文章推荐

首页 > 散文随笔 > INTRODUCE

妙人闲居

2017-05-15 11:20 作者: 来源: 浏览: 我要评论 (条) 字号:

摘要:别离春梦落花疏,小街红雨青青路。转眼,春意尾声,赏完铺天盖地的落花,也曾叹息,且随遇而安.....——————文/墨华之秋踏上小径岁月,走着,走着,到了禅房花木深。于是,

  

  别离春梦落花疏,小街红雨青青路。转眼,春意尾声,赏完铺天盖地的落花,也曾叹息,且随遇而安.....
  
  ——————文/墨华之秋
  
  踏上小径岁月,走着,走着,到了禅房花木深。于是,择一方静好,建一隅闲居小院,窗前三两竹依依,清晓,黄昏,琐事理完,拈花一笑,素笔天涯,写意人生的安之若素。
  
  明·薛宣《读书录》里写道:“少欲则心静,心静则事简。”。到了一定年龄,一个“减”字便在心底慢慢浮出,开始向内需求,放下门外烟火三两,心思面向秋水,闹中无波,布衣从简。
  
  春来,养一怀花气,流水是否解意,不重要;夏至,绿意多情贴耳,笑笑未曾入心;秋临,人生一叶萍舟,斯年是何年?秋水无尘;冬时,与雪对窗而坐,共赏疏影枝头的暗香浮动;把岁月的小风景研成水墨,清淡一点,在坐老光阴中描摹成画,喜欢这种与世无争的生活。
  
  雪小禅说:“所谓银碗盛雪的日子,是门前种花,屋后种菜,自己腌制咸菜,有柴米油盐诗酒茶。有三五知己秉烛夜谈。窗外蔷薇灿灿的开,人在屋内风长气静的笑。”如此小日,在喧嚣的闹市,仿若一溪清流,潺潺流至心底。
  
  所谓妙人闲居,应该是左手握着清浅粗茶,右手栽种竹篱,感花气当轩,烟火与诗意细细酝酿打理,便是光阴的恩赐之美。
  
  偶有远朋来访,备一壶寻常老茶,煮三两家常,把烟火打磨细了,友品时,温暖如春;再续,”老者安之,朋友信之,少者怀之。”一怀恬静。
  
  人生很多时候,正如小窗幽记里而言:“花开花落春不管,拂意事休对人言;水暖水寒鱼自知,会心处还期独赏。”独赏二字,内涵太多况味,有冷有暖,有悲有喜,悄悄来,悄悄去,或一地秋雨,或一帘春色,喜悦与惆怅挂于眉尖的,皆为你的内心所选。
  
  日子是“庸常”组合,一些看似平凡,读起来,少了清与雅,流于小烟火里平淡无奇。但若你细细品味,最真的五味杂陈,通常皆是庸常组成,牵制着我们的喜怒哀乐,流连千般,回味千般。
  
  刘东升在《平淡生活》里感言:“珍惜平淡生活吧!它才是最真实,最美好的生活,它才是你最该倾注的热情。”。在我看来,把庸常做到至诚,它便是人生眼帘一开一合所容纳的岁月之茶,细细品味,迎上这春天,你听,谁家深巷也有卖花声?“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陆游的小诗容进庸常的小日,悄悄一低眉,深深望却案台上养的一抹浅绿,柔美于日常,风雨不言,平静温和。
  
  平淡小日,养一怀情趣,修花剪草,煮字抚琴,虽身处闹市,却有几分妙人闲居的闲云野鹤,给每日精神上一丝供养,指尖岁月,拈花一笑,弄墨养神,独善其身。于是,且行且乐,清清浅浅,惟愿做到内心得闲。
  
  “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幽。”读南朝王籍《入若耶溪》,蝉噪闹林,林反观逾静,入耳是鸟的歌声清扬。诗句以喧嚣映衬环境,没有“树欲静而风不止。”的无奈,细中读来,禅定一指乾坤,闹中闲静自得。
  
  人生入得闲居,能养一怀好的性情,面对纷繁琐碎,面对忙忙碌碌,”结庐在人境,心远地自偏。”如此,得心闲而居,何其珍贵。
  
  小日烟火,低温放置,包容生活给予的磨砺,得闲,就把诗意种在生活的页上吧!让它慢慢生出浅香,待一派自若油然而生时,伴随在岁月的苍老之际,定能独获一份清心。
  
  俗世是渲染的,而人生,无需做到花不沾衣,雅到不食人间烟火,心有小闲就好,闲在妙人闲居一刻,给自己注入一段小光阴,案台纸上,插画一朵冷梅,且看“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孤芳自赏,不悲不喜。
  
  生活中的柴米油盐酱醋,将琐碎磨透了,若还有小闲,就清风带上吧!养闲居一阁,室有清凉就可。
  
  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你看,夏日水湄之上的一朵云莲,虽生长于泥潭,却把芳骨立成洁净的姿态,不亢不卑。
  
  岁月,看久了,看透了,悟开了,心底与眉尖,再手持光阴,一草一木,亦然有柴米的清香徐徐,温婉恬静,岁月不辜负。
  
  妙人闲居,一生无所痴缠,亦有所痴缠,只是,淡淡的。最后,人生的风骨,老在光阴里,苍老而不沧桑......
  
  

------分隔线----------------------------